更多公告
德宏長安網
當前地址:首頁 > 理論研討 > 正文

杜某與某農場確認勞動關系糾紛一案

時間:2018-01-18 19:43:11    作者: 胡致超    責任編輯:lczfw  瀏覽次數:

  一、基本案情

  1987年12月原告被招用為被告某農場A分場職工,《勞動合同法》實施后, 1995年11月20日,原、被告雙方簽訂了《云南省勞動合同書》,該合同經原隴川縣勞動局簽證蓋章,合同約定:“用工單位為被告,勞動者為原告,勞動合同期限自1995年12月1日起至2000年12月1日止,工作崗位為蔗工-----”農場的勞動合同是無期止的。1996年榨季,原告將甘蔗承包砍運,某農場下設A分場就以此為由將原告承包種植甘蔗的土地強行收回,原告隨后多次找A分場領導、某農場領導及相關部門反映此事要求歸還土地,但一直得不到解決,也沒有安排原告新的工作崗位。原告在職期間能認真完成工作崗位任務,在合同期間被告單方終止與原告的勞動關系,沒有對原告的勞動關系作出明確處理,也沒有安排新的工作崗位,直接造成原告無生活來源,養老無保障,為維護原告合法權益,根據《勞動法》及《勞動合同法》等相關法律規定,特請求人民法院依法確認原告與被告勞動關系成立。

  被告某農場辯稱,一、原告自1996年榨季甘蔗砍運完被某農場A分場收回承包土地之日起至今就與某農場不再有任何勞動關系。1987年12月26日原告被招用為某農場職工,后分配到國營某農場A分場三隊工作并轉正,成為一名正式職工。1995年6月1日原告因在承包經營過程中,擅自將自己承包的9.6畝土地轉包他人,離開工作崗位,無假長期外出,后導致該9.6畝田地無人耕種、管理而被撂荒。為避免土地繼續撂荒,減少損失,原某農場A分場只能單方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及《某農場綜合管理辦法》解除原告的勞動合同關系,收回了其承包的土地。自1996年6月1日后,原告就與某農場沒有了任何事實及法律上的勞動關系。二、某農場A分場有權單方解除原告的勞動合同,收回原告承包的土地。原某農場屬國營企業性質,各分場為二級法人,在生產、管理過程中,各分場有獨立的人事管理權,有權對違法犯罪、違反場規、場紀及相關規定、規章制度的人員作出除名、開除、解除勞動合同、收回承包土地及按照相關規定進行罰款等處理。為此,某農場A分場對原告杜某擅自離崗、離隊、撂荒承包土地的行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二十五條第二款及《某農場勞動綜合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作出解除原告勞動合同關系、收回承包土地的處理決定,其行為并無不當之處。三、原告對1996年榨季甘蔗砍運后自己被解除勞動合同、分場收回承包土地的事實是明知的,同時對事實也是認可的。原告是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在1996年榨季前其以承包土地種植甘蔗為職業,從1996年榨季后被A分場收回土地之日起到2017年4月25日止,近21年多的時間,原告就沒有自己名下的承包土地,沒有了土地收益,難道原告不知道已解除勞動合同,為什么會在2004年1月4日向隴川縣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事實上原告對事實是明知的、認可的。四、本案已超過申請仲裁訴訟時效。2004年1月4日原告以某農場單方解除勞動合同、收回承包土地為由向隴川縣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該委員會于2004年1月4日以“申請仲裁已超過時效”為由,決定不予受理并作出隴勞仲審(2004)字第01號不予受理申請通知書。原告與原某農場的勞動關系自1996年6月1日終止,原告于2004年1月4日才對雙方發生的勞動爭議提出仲裁申請,已超過仲裁時效,原告未能提交相關證據證明其逾期申請仲裁存在不可抗力或其他正當理由,隴川縣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不予受理是合理、合法的。五、原告出具的《關于杜某同志的處理決定通知書》及《終止、解除勞動合同證明書》,僅作為原告按規定享有接續養老保險關系、失業保險待遇和失業登記、求職登記的憑證。在社保改革過程中,為了讓原告能夠順利續接養老保險關系和解決原告在農場的工齡有效問題,原某農場按勞動部《關于實行勞動合同制度若干問題的復函》(勞部發(1996)354號規定,向隴川縣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出具了《關于杜某同志的處理決定通知書》及《云南省用人單位解除(終止)勞動合同證明書》,是合法的,不存在違法和無效的情形,原告也因此得到實惠,可以順利接續養老保險關系。六、被告沒有任何義務為原告辦理退休手續。原告于1996年6月1日被原某農場解除勞動合同、收回承包土地至今,就已不屬于農場在職職工,與農場沒有任何法律意義上的勞動合同關系,其社保及人事檔案已于2003年移交到隴川縣勞動和社會保障局,被告已完善了原告的所有續接養老保險手續,后期費用應當由原告個人續交,不需要被告出具任何手續為其辦理退休,被告無義務為其辦理退休手續,也無賠償的事實及法律依據,故請求人民法院依法駁回原告提出的全部訴訟請求并責令原告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二、本案的爭議焦點及適用法律

  爭議焦點:被告對原告杜某除名決定是否合法有效,雙方是否存在勞動關系。

  適用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二十五條規定,勞動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①在試用期間被證明不符合錄用條件的;②嚴重違反勞動紀律或用人單位規章制度的;③嚴重失職,營私舞弊,對用人單位利益造成重大損害的;④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

  三、案情分析

  本案被告制定的《某農場勞動綜合管理辦法》隴農工會字(1995)10號文件,系經某農場職工代表大會審議通過,是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在勞動過程中的行為準則和內部勞動規則,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其合理性、合法性應予以確認。《某農場勞動綜合管理辦法》第九十三條“農場同意轉包崗位……但轉包崗位時,要事先征得單位領導的同意,明確各自應負的職責,并造冊登記,以便備查”、第一百零四條“對經多次教育無效,無正當理由,連續曠工超過15天或一年內累計曠工超過30天的職工,應給予除名”。本案原告于1988年12月28日由合同制轉正定級,1995年12月26日與被告某農場簽訂勞動合同建立了勞動合同關系,合同簽訂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是合法有效的合同。本案原告作為勞動者應當勤勉敬業、自覺遵守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但原告于1996年榨季(1-5月)未經被告同意擅自將承包甘蔗地轉包他人,無告假,擅自離開工作崗位,長期外出不在家,其行為違反了規章制度的規定,作為國營企業的被告于1996年6月1日單方對原告作出解除勞動合同處理決定合法有效,原被告之間的勞動關系不再存續。

  四、本案要點

  我國《勞動法》、《貫徹意見》和1994年勞動部發布的《關于〈勞動法〉若干條文的說明》等有關法規的規定,勞動者嚴重違反勞動紀律或者用人單位規章制度。是否違紀,應當以勞動者本人有義務遵循的勞動紀律及用人單位規章制度為準,其范圍既包括全體勞動都有義務遵循者,也包括勞動者本人依其職務、崗位有義務遵循者。 本案對杜某違反了職工大會通過的《某農場勞動綜合管理辦法》,用人單位有權解除與杜某的勞動合同。

政法風采
政法要聞
秒速赛车开奖软件 魔兽世界7.30赚钱 棋牌手游外挂是假的吗 69棋牌 69游戏盒子最新 什么是3d组三 哪个双色球网站可以合买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126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站 黄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炒股软件开发 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淘宝虚拟产品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任三复式中奖表 埋雷游戏发普通红包赚钱 贵州11选5开奖 彩票大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