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公告
德宏長安網
當前地址:首頁 > 反邪教專區 > 正文

【轉載】她講出在邪教“全能神”的不堪經歷

時間:2019-07-17 10:24:53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胡緒作   責任編輯:dhzzffb  瀏覽次數:

     在廣東某監獄,筆者見到了廖滿芳。廖滿芳在“全能神”邪教組織內部被化名“小楊”,因傳播邪教宣傳品被廣東省深圳警方抓獲,2018年10月31日被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剛入獄時,她認為信“全能神”是個人信仰自由,加上在“神面前”發過“毒誓”,不敢交代信教經歷。通過民警系統幫教,她逐步認清了“全能神”邪教本質,擺脫了“全能神”的精神控制,勇曝邪教內幕和不堪經歷。

  因家暴生活無望,被誘入教

  她叫廖滿芳,今年50歲,是湖南省宜章縣黃沙鎮村民。丈夫是個蠻漢,經常對她實施家暴,夫妻感情一直不好。2011年2月,堂姐勸她“信神”,說“全能神”來拯救世人,天地萬物,都是“神”造的。她從小就認為有一位“神”在主宰著天地萬物,堂姐的話讓她深信不疑。之后,她經常跟堂姐去“聚會點”參加聚會。“聚會點”的人對她很熱情,讓一直因為家暴感覺不到溫暖的她很受感動。教會一位李阿姨跟她“交通”:“全能神能拯救人類,也能擊殺人,信者蒙拯救,有享受不盡、用之不完的福氣,抵擋者則被擊殺。”在誘惑和恐嚇中,她完全失去了分辨是非的能力,期望著“神”能給她帶來她想要的生活。從此,她經常參加“聚會點”活動,她們一起讀“神話”“唱歌”“禱告”,分享“神跡”。一個阿姨說她信了“全能神”,胃病就好了。她也特別想通過信“全能神”,讓她的胃病好起來。還有個阿姨說:“信全能神會得到保佑,有次漲洪水,別人家的房子被淹了,她家的房子卻沒被淹。”于是她更加堅定地跟隨“全能神”。接下來,她頻繁參加聚會活動。

  把兒子帶進邪教泥潭,骨肉分離

  2012年2月,堂姐帶她到深圳打工,小兒子也隨她一同到深圳。6月,家里兒媳婦打電話要回去幫忙帶孩子。回家后,因為要帶孩子,沒有再去聚會,“聚會點”就派人來和她“交通神話”,要她天天“贊美神”“禱告神”“榮耀神”,按照《跟隨羔羊唱新歌》唱歌。她擔心兒子一人在外交結壞朋友,于是叫堂姐無論如何把她兒子帶進當地“全能神”。9月,老公把她趕出家門,她一氣之下去深圳投奔兒子。兒子在深圳租的民房,成為了一個聚會點,她們每周三聚會一次,一起“唱歌”“禱告”“吃喝神話”。不久,教會指出,她不能和兒子在一起,要各自“盡本分”。她被安排到深圳松崗出租屋,被硬生生和她兒子分離。她心里非常不愿意和兒子分開,但想到不能違抗“神”的意愿,也就不敢提出自己的想法。她們不允許她給兒子打電話,也不允許兒子給她打電話,更不允許相見。直到現在,她還沒能和兒子取得聯系。

  頻頻轉移聯系點,居無定所

  2012年12月,她被指派到深圳松崗一個“接待點”。“帶領”要她把“接待環境”維護好,房東來收房租時不能被發現有“兄弟姐妹”在聚會。每次聚會由她守住門口,掩護“聚會”。一旦有人來看到人多,就撒謊說是工友來聚會。在這里她共“接待”了不過半年,“帶領”要她辭工,又得換地方了。因新地方離她上班較遠,怕耽誤她“盡本分”,“帶領”要她辭了工,帶她在一個叫“合水口的地方”找了一間隔音效果好、窗戶挨得不近、附近沒有攝像頭的私人房子,房租每月200元。這個房子,她們用來作為“周轉家”。“周轉家”也就是用來交換“SD卡”等學習資料和宣傳資料的據點,一般是交換的雙方約好時間,一個先來放資料,一個后腳取資料。安排好房子后,她又得在附近找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私人制衣廠安頓下來。她做“周轉家”又不到半年,教會又命令她到另外的地方“盡本分”,這里的房子又要退租。2015年1月她以每月450元的租金租下了一個民房,又干起了“接待家”。這個“接待家”是專門接待“小區帶領”的,每月15日接待一次,每次接待5人。“帶領”們一般在房間密談,她就做飯菜給她們吃。在這不到3個月,上線“帶領”說以后不能來這里“聚會”了。不久,她接到指令——她又要辭工了。辭掉工作后,她按約定在深圳公明與組織接頭,又干起了“接待家”。

  編造“神跡”故事,很難過關

  在深圳公明的“接待家”接待的是“資料組”人員。她們主要負責“全能神”文章的修改,改好后存入“SD卡”送出去,又接一些資料文章來修改。資料組的成員自己帶手提電腦來打文章。有兩個“文字組”的“帶領”每月來一次與“文字組”的四個成員“交通”。她們經常讓她寫“神跡”文章。她沒有文化,寫文章是最頭疼的事。為了向“神”表現自己,她擠牙膏似地寫過兩篇文章,一篇寫她信“全能神”胃病好了,另一篇寫她和小艾做“接待家”經濟壓力大。她們看了她的文章,說寫得不好,不能用,需要交“文字組”修改。原來,她平時“聚會”聽到的“神跡”故事是這樣出籠的!

  承擔“接待家”費用,入不敷出

  做“接待家”,從租房費到伙食費,邪教組織從不給錢,都是她和小艾掏錢。她因辭了工,沒有收入,經濟上感覺到了壓力。于是她平時也去找點手工活做,但每月收入只有一百多元。她寫了《做接待家經濟壓力大》的文章后,組織安慰她不用擔心經濟壓力,“接待”費用上組織安排小艾承擔三分之二,她承擔三分之一,把她每月分擔的500元降到400元。接待“文字資料組”6個月,她一共花了3000多元,她很是心疼。但一想到“全能神”會讓她以后過上好日子,“盡本分”是值得的,心疼就沒那么強烈了。為了能維持做“接待家”,她還去找了一家制衣廠打工,空閑時還兼職做清潔工。現在想來,如果用這樣的努力來維持自己的家庭,生活肯定會越來越好。

  狡兔三窟終被抓,幡然醒悟

  2016年11月,她又換了地方做“接待家”。這次“接待”的是“傳福音”人員。2017年6月,“傳福音”的人員走了,組織又讓她把出租房給退了,另找地方繼續“盡本分”。這個接待點在光明新區公明街道下村北治145號702房。在這里的任務是接待“周轉家”。她接待他們一個月就被警察發現。公安民警從出租房搜出了52張“SD卡”、讀卡器u盤、MP3、MP4、3部手機、平板電腦8臺、筆記本電腦1臺、“全能神”書籍10本、86冊宣傳冊《神的交通》、22本記錄本。在獄警的耐心幫教下,她回顧不堪的往事,深深感覺自己被邪教組織利用,弄得眾判親離,兒子也跟隨“全能神”不知所蹤。她為自己曾經是非不清、善惡不明、愚昧無知,深深感到后悔。如果不是政府對她教育和挽救,不知道自己還要做出多少荒唐之事來。

  如今,走出“全能神”泥潭的她,奉勸那些至今任然癡迷邪教的人們,要認清“全能神”邪教的邪惡本職,認清趙維山的險惡用心,及早擺脫邪教精神控制。

(責任編輯:君歡)

政法風采
政法要聞
秒速赛车开奖软件